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内容

多年后,擦肩而过,你却没有认出我3(连载)

时间:2017-5-25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“我写的多一些”    “有送花给你吗?”    “从来没有”    “你们一起看过电影吗?”    “没有”    “买过贵重的礼物送你吗?”    “不超过一百块”    飞叹息:“你那叫什么恋爱...

“我写的多一些”
  
  “有送花给你吗?”
  
  “从来没有”
  
  “你们一起看过电影吗?”
  
  “没有”
  
  “买过贵重的礼物送你吗?”
  
  “不超过一百块”
  
  飞叹息:“你那叫什么恋爱”
  
  我无地自容,问他:“你觉得爱情是靠这些东西来证明的吗?”
  
  “不是用来证明,而是必不可少”他说,“如果你跟我在一起,我一定会把你宠坏”
  
  我没说话,这算是表白吗?我的心一紧,本能的想逃避他的问题,因为我已经怕了,不想轻易开始一段新的恋情。
  
  飞没有追问下去,他懂得适可而止。
  
  但从那以后飞开始对我与以往不同。他写情书给我,文字美的像诗。他亲切地称呼我的小名,然后明确的告诉我,他要开始追求我了,不管这个过程有多漫长。
  
  实际上没有多久飞就来看我了。距离我们上次在海边见面大约四五个月,是大二寒假开学前的一天。
  
  飞不要我去火车站接他,他自己坐车过来的,捧着一大束鲜红的玫瑰站在我楼下。我惊呆了,宿舍里的女孩子们一起尖叫。
  
  他微笑地望着我,我轻轻朝他走去,那一刻我落满尘埃的心里又开出了花朵。
  
  飞买的晚上十一点的车票,只有一天时间停留。他匆匆而来,只为与我度过十二个小时的情人节。
  
  我们一起吃饭,一起逛街,在商场他买了一只白金的戒指给我,我不想要的,因为戒指代表着承诺,我怕担不起这样的承诺。但他霸道地给我戴上了,仔细端详着我的手说很好看。
  
  戒指的样子很简单,一个细细的圈,就这样莫名地圈住了我的心。
  
  晚上他请我看电影,是那当下风靡一时的《我的野蛮女友》我一边看一边笑出声来,他就拉住了我的手。我没有挣脱。
  
  看到后来两个人分开时,悲伤的情歌唱响,我忍不住掉下泪来。他把我拥在怀里,吻我的头发,说以后不会让我掉一滴眼泪。
  
  电影结束不久他要走了,这次我送他去车站,他拉着我的手说:“不许反悔啊”
  
  我笑着点头。
  
  就这样,我又开始了一段新的异地恋,但这次我感觉到自己的心是快乐的。

  
  飞照常每周写信给我,每次读他的信都是一种享受,我真希望自己也有他那样的才华可以出漂亮的文字,可惜我只会对他说一些不着边际的琐碎的事。他叫我好好学习,不要整天逃课,那样对老师很不尊重。我竟然很听他的话,乖乖上课去了,同学们都以为我在发神经。
  
  春天又来了,我做了一件疯狂的事。
  
  一个周五我实在闲的无聊,刚刚跟飞通完电话,他跟我说学校对面公园里的花都开了,他常去那里看书。我忽然就心血来潮想去看他。这个突如其来的念头一下子刺激了我的神经,我跳起来收拾姓李,没一会儿就冲下楼去,在路上遇到惠子,我告诉她这个消息时,她嘴巴半天没合上。我冲她摆摆手,风风火火的走了。
  
  还好买到了坐票,不然二十几个小时的车会累死人的。
  
  一路上我都很兴奋,越是长途的旅行越让我兴奋,有时候我真想就这样走下去,永远不到目的地。火车在黑夜里穿行,出了山海关空气立刻凉了很多,我没带厚点的衣服,只好把窗帘摘下来披在身上,列车员大概看我可怜也没说什么。
  
  经过很多有趣的地方,比如到沈阳的时候会有人上来卖雪糕,抱着泡沫的箱子喊“沈阳大雪糕,沈阳大雪糕啊”东北话喊出来很有味道,还有一个地方好像叫沟帮子,那里的烤鸡似乎很有名,这些地方都是第一次来,我被深深吸的引住了。
  
  断断续续会睡过去,不知第几次醒来的时候终于到站了。
  
  我到处问人才找到飞所在的学校,打电话给他的时候装出一副平常的样子。
  
  “你在做什么?”我憋着笑问。
  
  “在看书啊”
  
  “怎么没去教室?”
  
  “等你电话”
  
  “你怎么知道我会给你打电话?”
  
  “感觉”
  
  “那你的感觉怎么不能再准一些?”我终于笑出声来。他感到很奇怪。
  
  我告诉他我就在他们学校,某某楼下,他一下子愣住了,半晌才说:“傻子,你走错路了,但是站在那里等我,千万别走开”
  
  我才知道原来我到了另外一个校区。
  
  等了十来分钟,飞终于来了,他跑到我面前,一把抱住我,把我的头按在胸前。
  
  “怎么不告诉我就来了?”他责怪我。
  
  “告诉你你会让我来吗?”我昂起头问他。
  
  “不,我不舍得”他摸摸我的脸,“下次不要这样了,等我去看你,知道吗?”

 

  
  我点点头,我总是很听他的话。
  
  我只有一天半的时间,最晚周日晚上我就得走。回想起来我们每次相聚的时间都很短暂,来去匆匆。
  
  飞带我跟他的朋友认识,有些是原来熟悉的人,我发现他们都很友善,并且深有素养,跟我学校里的那些男生很不一样。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我终于明白了。看一个人周围的朋友可以看出这个人的特质来。
  
  我们在校园里手拉手地走路,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因为我不习惯在众人面前有亲昵的表现。飞就拉的更紧了,他说谈恋爱就应该这样。
  
  他喜欢看我笑,常常捧起我的脸对我说,笑一个。我笑了他就很开心。他说第一眼喜欢上我就是在火车上,他让座给我,我回了他一个微笑。他用迷人来形容,多少带有情人眼里出西施的色彩吧。
我们在学校对面的公园里散步,他习惯从后面抱住我,把我拦腰拎起来在空中旋转,我笑得很开心,他就说以后要常常笑,不要总是一脸严肃,这样的年龄能有什么忧愁啊。
  
  是啊,他说的很对,我应该尽情享受生活,享受他的宠爱,能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呢。
  
  晚上他送我去一个女同学租的房子里睡,他第一次吻我了。很轻很轻地落在我的唇上。他的吻是甜的,跟光的吻很不一样。光对我是霸道的,热烈的,而飞对我充满了怜惜,我有种被他捧在手心的感觉。
  
  吻到深处我听出飞的喘息越来越重,他的手沿着我的脖子轻柔地滑落在我胸前,试探着想放上去,被我本能地推开了。他就没有再继续下去。我们就只是静静地抱着,亲吻。
  
  第二天晚上我要走了,飞买了大捧的玫瑰花送我,他说以后只送我玫瑰,不管庸俗不庸俗。他说有花陪着我坐车就不累了。
  
  我是一路闻着花香回去的。
  
  回去之后累得要死,倒在床上不想起来。惠子说一直有电话找我,好像是光。
  
  他找我干什么。我现在已经不去想他了,但他偶尔还会打电话给我,说些不着边际的话。最喜欢问我什么时候回去,嬉皮笑脸的。

  
  我没有给光回电话,现在我们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远了。
  
  我认真地投入到这段崭新的恋情里,虽然算起来我也谈了三次恋爱,但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被人宠的幸福。或许我是多情的人,但绝不滥情,我从不在同一时间爱上不同的人。我爱你的时候,义无反顾,我不爱的时候,绝不留恋。
  
  我盼着五一长假的到来,飞说过回来看我,他再也不要我坐那么远的车了。
  
  没想到,光先来了。他打电话的时候我刚巧在宿舍,他叫我出来,说有事找我。
  
  我犹豫片刻还是去见他了,他在校门口等我。那时我们已经快半年没见了,他好像变了,成熟了许多,脸上少了一些锐气,多了一些沉稳。
  
  我问他什么事,他笑嘻嘻地说:“骗你的”
  
  但是我并没有生气,我想可能是我的内心已经对他产生抗体了。
  
  他说就是来看看我,我不信。即使有这份心也是顺路而已。果然后来他说跟朋友在这边开了个店卖电脑配件,告诉我地址,叫我有空过去玩。这就是他所谓的来看我的目的。
  
  但我还是为他感到高兴,有一份正经的事业说明他真的长大了。
  
  光问到我的近况,我告诉他我又恋爱了。他脸上流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,但转瞬即逝,接着他哈哈大笑起来:“厉害厉害,没想到你这么风流,我甘拜下风”
  
  风流,这个词好刺耳。能称得上风流的人只能是他。我皱皱眉头。
  
  “我等着看你们分手”他说。
  
  “你会失望的”我不屑。
  
  “如果再被人家甩了可别来找我”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我。
  
  我忿忿地离开。
  
  没过几天飞来了。依旧捧了大束的玫瑰,唉,为什么他就不懂得收敛一下。我不想那么张扬。
  
  我们在一起,像恋爱中的大多数人一样,吃饭,逛街,看电影,亲吻缠绵,腻的像一个人似的。
  
  有一次我在澡堂洗澡的时候把戒指摘下来放在了衣柜里,洗完穿衣服的时候就再也找不到了,把柜子和衣服里面都翻遍了就是没找到,我很着急,闷闷不乐地告诉飞我把戒指丢了,飞也很意外。但是没办法,戒指就像长了翅膀一样飞走了。
  
  飞说要再给我买一个,被我坚定地拒绝了,我说再买可能还会丢的,我现在不适合戴戒指。私下里,我对那只丢掉的戒指有种不详的预感。我隐隐觉得我跟飞之间的感情走不到最后,想到这我就赶紧告诉自己打住,不要去想了,以后谁能说得清呢。

  
  我们一起去逛街,飞带去我商场买衣服,他指着那些昂贵而精致的服装说要好好挣钱将来买给我,我很感动,虽然我当时觉得那些衣服并不适合我。
  
  飞说我不会穿衣服,总是邋里邋遢很颓废的样子,所以他自己帮我挑衣服,给我搭配,果然效果很好,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我竟然有陌生的感觉。那是我吗?白色的毛衣,红色格子的裙子,精致小巧的皮鞋,一头长发垂垂地披在肩上。我笑了,因为我想到了惠子,这完全是她的风格嘛。
  
  虽然有些不习惯,但我还是开心地接受了,并极力去适应我的新形象。
  
  吃东西上面飞也很是挑剔,我喜欢吃小摊上的东西,而且口味偏重,尤其喜欢各种面食。飞说那些地方不卫生,他总是带我到装潢稍好些的饭馆去吃,点一些精致但分量很少的菜,叫我一口一口慢慢吃,他说我吃东西太快,对胃不好。事实的确如此。
  
  有时候飞会拿本书带我到教室上自习,我很想告诉他自从上了大学我就不知道自习是什么了。我甚至不知道哪个教学楼有常用的自习室。但我还是陪他去了,他看专业课的书,我看小说。偶尔他会抬起头来看看我,笑我颓废。
  
  “真不懂你当初怎么上的大学”这是他常常对我说的话。其实连我自己也不知道。
  
  几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,走的时候飞依旧是叮嘱我好好学习。他说暑假就不来看我了,这次回去他就开始准备考研了。一想到有那么长的时间不能见面我就有些难过,飞深情地吻我,安慰我说时间过得很快的。
  
  “好好等我”他说,“照顾好自己”
  
  于是我们在站台上告别,列车缓缓开动了,我看到他紧贴着窗子的脸,挂着依依不舍的眼泪。我也想哭,可是哭不出来,我没有眼泪,我觉得自己很丢人。第一次有男生为我流泪,我竟然好不配合。在那种情形下,我只好装腔作势地抹了抹眼睛,飞在车上示意我不要难过,早点回去。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共有评论 6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